附近單身的女人 啊用力點好棒好大粗bl

字數:12653字(一)引言我的家鄉處在一個群山環抱的地方,這里富饒的土地給了我們豐足悠閑的日子。

他是一個來山里寫作的中年作家,來到這天正趕上村里人給我過四十歲大生日,他也跟我們一起吃了一頓豐盛的飯食。

在山里,女人過了四十就完全自由了,只要把家管好,村里人就不在指責我們的任何風流事,所以四十歲生日是一個大日子。

我在四十生日的當天就招了一個城里來的文化人住在家里,村里的婆娘們羨慕得眼珠子都快要掉下來了。

每天早上都有一大堆婆娘到我家,圍著我要聽昨晚的風流事,可是我們沒有半點風流,作家只是吃飯時和我們在一起,其他時間要麼自己在屋子里寫字,要麼一個人去湖邊散步。

一根巨大的和他小小的身子很不相稱,黑黑的陽物在五指構成的環中鉆進鉆出,兩個大肉球完全露在外面,隨著手指來回晃動,我看得呆住了。

他的呼吸越來越快,手指的節奏也越來越快,我感到一股熱熱的液體從我的陰縫中慢慢流了出來,我的陰液越來越多,一直流到了膝蓋處。

就在這時,一大團白白的東西從他的男根里噴涌出來,在手指間不停的跳動,也一股又一股的噴出,噴灑出的白液大部份落在我的大腿根部,一小部份撒在我的褲腳和鞋面上。

回過神來後,他趕忙拿過一張紙要幫我擦拭,他的手剛剛觸到我的大腿根,隔著褲子碰我的,我一下子了,一大股陰液淌了出來,我的兩腿也顫抖了起來。

我接過手紙,低頭看看自己的大腿,只見白白的在深色的褲子上特別明顯,我的愛液把大腿處弄濕了一。

山里男人對女人都是直奔主題,最多是用手指在女人的口摸幾下,摸出水來後就用陽物開始大力。

這時我開始收縮我的,用緊緊包圍他的,他驚訝的抬起頭來看著我,下面又一次硬了起來。

這時他才跟我說了第一句話:「我只在書上看到過有的女人會縮陰術,沒想到在山里遇到了你這樣的奇女子。

我們山里女人從來不知道舌頭和唇能給男女性事帶來這麼大的樂趣,特別是當他用牙齒輕輕咬著我的乳頭,一只手揉著我肥大的乳房,另一只手在我的陰核上輕輕摩擦時,我的愛液就會一股股不斷的流下來,有時會順著小腿浸濕我的襪子。

當我告訴他從沒有男人像他這樣愛撫我的乳和唇時,作家大嘆山里人不曉得享受寶物,而後對我更加倍的溫柔了。

唯一的遺憾是我還沒有從作家的那里得到過真正的,當他的巨大的肉條插入我的陰縫時,我整個都能感到熱熱的漲滿,隨著他的,我身心深處的喜悅剛被喚醒時,他就射了出來。

每次我都會縮陰術把他再次喚醒,我們靜靜的躺在那里,身子一動不動,他的軟軟的陽物被我的一下下著,漸漸硬了起來,然後噴發在我的里邊。

雖然渴望著他的大能給我強烈持久的,可是我的起死回生術能給心儀的男人帶來快感,我也心滿意足。

作家的房間和我的睡房中間還隔著一間公公的睡房,盡管離得較遠,他還是能聽到我被丈夫插得哇哇大叫的淫聲。

他說我每次都會叫上半小時,有時甚至四十幾分鐘,而他的大卻從沒有讓我叫過一次,他恨自己的中看不中用。

我的身子早已習慣了每時每刻都在等待他的插入,每次他把他的熱硬頂在我的上,用手在我的陰部胡亂摸上幾下,我的陰縫就會立刻涌出水來。

當我跟上他的節奏後,巨大的就會不停地涌現,然後隨著他的一下下插入,我都會情不自禁的叫出聲來。

除了剛結婚那幾年,我很少在他身上使用起死回生術,因為每次做完後他都累得散了架,馬上倒頭呼呼大睡。

雖然海海的給我巨大的滿足,可是他要我的次數卻越來越少,我天天都想要,他卻每隔四、五天上我一次。

我說海海的東西像烈酒,喝了過癮,可是不能天天喝;作家的寶貝像水,喝起來平淡,卻天天喝得著,我要是同時有兩個丈夫就好了。

回頭看到海海臉漲的紅紅的,褲襠處被硬起的陽物頂起了一個大帳篷,就知道他準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什麼野女人的刺激。

我剛要說什麼,海海就走到我翹起的後面,一下子把我的褲子褪到腳跟上,我的白白的全露了出來。

海海沖作家打了個招呼,陽物卻不停地繼續,而且更加猛烈,二個肉球打在我的上,發出「啪啪」的聲響。

作家愣了一會兒,然後悄悄地走到廚房最里邊,拿起了一個熱水瓶,他慢慢的往後退著,眼睛一刻也沒有離開過我的,緊盯著海海的硬物在那里一進一出。

作家在我有節奏的叫聲中著離開了廚房,不一會兒,海海大叫一聲,在我的深處射出了大量的熱液。

我剛說了一句「讓你見笑了」,作家就撲向我來,他像是瘋了一樣,三兩下就把我脫得精光,他自己也了,也不管我手上的面粉弄得到處都是,把我抱起放在桌子邊上。

讓我坐在那里後,他把我的兩條腿大大的分開,我的大腿根處沾滿了丈夫的和我的,都被黏黏的東西粘在一起,一片狼藉。

我剛說「讓我先洗一下」,作家卻把頭伸向我的,整個嘴貼在我的口,一下一下的舔了起來,我被完全驚呆了。

等我回過神來時,他已經集中在我的小和陰核上,軟滑的舌頭滑過我的敏感地帶,一股燥熱從深處沖到了頭頂,我興奮得大叫了出來。

我的叫聲更加刺激了他,他把舌頭卷成肉條,從我的口伸了進去,然後再退出來,用舌尖擦我的。

隨著他狠狠的插入,他的一下下碰著我的花心,一種從沒有過巨大快感籠罩了我的全身,我忘了我是誰,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,只覺得眼前一片光明。

我問他:「你為什麼今天如此剛猛?」他告訴我,這是他第一次看到自己熟悉的女人在他面前和別人,因此十分興奮,而且回鍋肉總是讓他興奮持久。

我問他什麼是回鍋肉?他告訴我,女人剛剛和別的男人做完愛後,和淫液混合在一起的味道像回鍋肉一樣好聞。

剛好海海這天同我親熱了一次,完事後他呼呼睡去,我披上一件短褂,連褲子也沒有穿,偷偷溜下了炕。

我趕緊爬上去,趴在他身上,用雙手幫助公公的滑入我的,然後翹起,一上一下的套弄起來。

自從公公上了歲數,我就沒有在他身上得到過快感,不過,想到公公年輕時對我的恩情,我還是堅持經常給他性的快樂。

我要不停的用起死回生術來保持他的勃起,但和他在一起讓我無比放松,聽著他說一些下流的笑話,讓我很滿足。

一到床邊,他把我放倒在床上,分開我的大腿,立刻親吻起我的陰部,我全身一緊,從公公身上得到的松弛一下子又變成興奮。

我調逗著作家說:「這可是雙味回鍋肉啊!」一句話把他的興奮變成瘋狂,我一次又一次的再歷了的光明圣地。

然後他告訴我,他從廁所出來時遠遠的見我光著下身進入公公的房間,然後他就在房門口一直等我出來。

作家纏著我,讓我講我和公公的風流事,我說:「天快亮了,我已連著和三個大男人做了一整夜的愛,也有點累了。

那時日子過得艱難,本來是要等幾年蓋好新房子後才給我們成親,18歲那年海海被征要去當兵,公公怕生意外,也想早一點抱孫子,我們就在海海臨去部隊前一個多月匆匆辦了喜事。

但是婚禮的第二天才是大日子,村里人一大早又聚過來,小孩們搶喜糖,老人們找回喜宴上借用的自己家的家什,姑娘和小夥子分別等著逼問新婚之夜的細節。

我倆曾無數次相對,可今天海海像是換了個人,他沒有一點愛撫,拿起白布鋪平在一邊,把我抱起放在白布上,就立刻將我的雙腿大大的分開,然後跪在我的大腿間。

之後就將火熱的鐵棍一樣硬的頂在我的口,我還沒有反應過來,他就一下子穿透了我,一股鉆心的痛從陰部竄上來。

海海把我抱起,抽出墊在我下面的白布,用它擦了擦他那軟軟的肉泥,然後再擦我的,之後他展給我看。

只見白布的中央一血紅,周圍散布著大小紅點,海海的在布的一角留下長條的白斑夾雜著條條血絲,我的留下的是紅白液體泄成的粉紅。

過了好一會,當我漸漸止住哭泣時,我感到海海的東西在我的口又硬了起來,我們鋪好白布,他又進入了我。

我的麻癢一浪高過一浪,開始不斷地流出,濕滑的感覺使海海更大力猛,胯下肉球砸在我的陰部發出「啪啪」的聲響,我倆都顧不上隔壁的公公了,只是使勁互相迎合。

公公開始在隔壁使勁的咳杖,暗示我們天太晚了,我們只好停下,帶著巨大的滿足和一點遺憾,很快進入夢鄉。

我的紅被掛在一根繩子上,大量的和著鮮血在上面印出五顏六色的圖案,人們仔細的研究著每一個紋理,想像著昨晚上面的風流細節。

後來,我和海海盡量在白天,等公公下田後拼命,到晚上我們的精力也耗得差不多了,就不會吵到公公。

最麻煩的是早晨,海海每天早晨一醒來,他的陽物就硬起來,早晨充足的精力讓他野性十足,插得我一次接著一次,叫聲不斷,公公在外面肯定聽得一清二楚。

第三天早晨,我咬著枕頭被海海插得浪叫了很久,完事後走出小屋,見公公正在準備早飯,我趕忙過去幫著擺桌子。

海海去外面上廁所,屋里只有我和公公倆,他盯著我微紅的臉說:「干力氣活時,氣要夠才好,不然會傷身子。

一天,公公在晚飯時分突然沖我說:「很多獨身女人都會用自己的手指代替男人,撫摸自己,讓自己舒服。

我慢慢地一點點的摸,外面沒有找到任何東西,雙指分開,再仔細的摸著,在我的陰縫上部,我碰到一個像黃豆般大小的小肉肉,摸了幾下這個小肉豆,它稍大了一點,我的身體一陣麻癢,十分舒服。

突然像觸電般的快感一下子罩住了我,雖然沒有陽物插在里,但我這時的感覺與海海插入我時一樣快樂。

第二早晨醒來,我馬上又開始摩擦我的,雖然能清楚的聽見公公在外面走來走去做早飯的聲音,我還是了好一陣子才停下來。

我和公公之間的草席墻很薄很軟,突然之間感到一股力量從草墻另一邊壓在我的上,我停下手指的動作,集中精力把我的胖壓過去,那邊立刻頂了過來,我能感覺出那是公公堅硬的。

隔著薄薄的草,我倆緊緊貼在一起好一陣子,我的手指又繼續在我的里出入,公公的體溫帶給我許多快意。

突然,一陣有節奏的抖動通過公公的傳過來,我意識到他是在用手套弄著他的,我這才想起公公才四十歲,肯定經常用手指來釋放自己。

公公壓著我的東西換成他的兩只大手,他的手跟著我抖動的節奏大我的上使勁摩擦,把我又送上的高處。

我的月事來的當天,我告訴了公公,怕他像往天那樣在墻的另一邊等著和我分享快樂,誰知他只失望的說了一句:「海海白忙了二月。

我急著要打開,公公堅持要我睡覺前在看,并說:「人像土地一樣,只要保持濕潤,將來有種子就會發出芽來。

端詳了一會,我迫不及待的爬到炕後,一下子把它齊根插入我的內,漲滿的感覺讓我想起了海海的插入。

公公啊,我知道你是好人,但好人更應該快樂啊!(五)公公的兒子丈夫海海當兵走後,家里就只有我和公公兩人。

雖然公公每天隔著草墻用木的,他這樣做只是為了讓我保持女人的濕潤,以便海海回來時能馬上在我身上播種,但無論我怎麼引誘,他都不肯直接碰我的身體。

第二天早晨,公公見我很晚了還不起床,隔著門叫我,我迷迷糊糊的應了一聲,他覺得不對勁,推門進了我的小屋,這是我結婚以來他第一次進來。

他用毛巾輕輕的擦我的身體,當擦到我的兩個乳房時,他手抖了一下,擦我陰部時,他抖得更明顯了,但他還是很認真的擦著。

公公抬起我的,把我的大腿分開,把一個盆子塞在我下面,一股黃黃的尿水從我的陰縫中噴涌出來,「叮叮當當」

撒完了尿,公公幫我擦時,見我蒼白的臉色透出些許紅潤,他擦得更仔細了,手紙一下下蹭著我的陰核,我全身罩在暖暖的快意中。

傍晚,公公在屋子里一便又一便的轉圈子,我納悶的看著他,他突然沖我說,他想上廁所,我才想起他包著的雙手解不開褲帶。

小屋燒得暖融融的,我在公公面前了自己,剛褪下他的褲子,公公漲大的一下子蹦了出來,我的雙乳貼在他的脊背上,雙手伸到前面握住公公鐵硬燙手的慢慢套弄起來。

我們的身體是如此熟悉,但這是我們第一次真正的,我叫著了四次後,公公把他的噴在我的身體深處。

我的月經遲遲沒來,我知道自己懷孕了,當我驚恐地把消息告訴公公時,公公一邊在我上面不停,一面說:「不要緊,海海快回來了。

幾個月後,我生下了兒子,看著我和公公白胖的兒子°°我丈夫的,我發誓永遠對海海保守秘密。

我的第二個孩子是個女兒,我知道那是海海第二次探親時在我身體里播的種子,因那段時間里,公公一下也沒有碰過我。

我們一家幾口臨時住在帳篷里,我睡在兩個男人的中間,每當海海在我身上得到極大的滿足後,他都累得馬上呼呼大睡,這時公公就爬上我上面,用各種各樣的姿勢。

看我不時對公公隨便的態度,丈夫時時提醒我要孝敬公公,我連連答應著,但我內心里早已把這個健壯的男人當成了我的另一個丈夫。

聲明:本文內容圖片均收集與互聯網,如有違規侵權請聯系我們—www.rongyao-goose.com